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绝品透视 第七百八十二章 张小强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26:58

绝品透视 第七百八十二章 张小强

第七百八十二章张小强

“什么是天关?天关就是人心与天心的对抗,人心渺小,天心难测,以人心对抗天心,异于以卵击石,所以古往今来,能够突破这一关的人少之又少,十个人中,只有一个可以摸到天关的边,且不一定可以通过。

,以及宇文惊、谢天王、华布衣等,都参加了他召开的这次视频聚会。

屏幕上,张均的表情有些凝重,他先是和女人们说话:“我要冲击半步神通的第二关,天关。这一关很难,要用一种特别的方法去尝试突破。我没有把握一定能成功,也有可能失败。所以接下来,我要去什么地方和去做什么事,都不会告诉你们,因为你们很可能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出手干预。在修炼过程,一旦有人干预,我的修行就会前功尽弃,这一生都不再有希望。”

众女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担心,林娴红着眼睛道:“一定要过这一关吗?现在不是很好吗?”

张均叹息一声:“修行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我要守护天行集团,守护你们,守护我拥有的一切就必须强大!如果连小小的天关都不能通过,那么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与其等死,还不如力一搏!”

“答应我们,论如何,都要活着!”葛小仙咬牙切齿地道,“你还欠我一抽礼!”

张均心中满是内疚,他亏欠的太多了,不仅葛小仙,包括她们所有的人。他轻轻一叹,用力点头:“我会!”

之后,他又与宇文惊、文舟等人联络,让他们自行处理以后的事务。他还决定让替身继续做他未完的事,具体事情依旧由黑八郎处理。后,他又和父母、宗元、楚楚等通了视频。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,后却与小强取得联络。

“小强,把我送到一个没人知道,也不会被人找到的地方。记住,除你之外,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一切。另外法宾三人以后都听你调遣,你可以直接向他们下达命令。沃塞的事情,你要力以赴,那里是天行集团的未来。希望我回来的时候,一切都已走上正轨。”

“老板放心,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?”小强道,“可万一老板遇到危险,我也不可以出手吗?”

“绝对不能!”张均坚决地道,“哪怕面临死亡威胁,你都不能出手,谁也不知道天关蕴藏在何处,你一旦插手,很可能造成难以弥补的遗憾!”

“好吧。”小强奈地道,“我只负责监视,祝老板马到功成。”

张均道:“当然会成功。还有,你把我失忆之后的一举一动都拍摄下来,就当留作纪念吧。如果我真的出现意外,你就把视频送给我身边的人。”想了想,他又道,“我知道你一直有想法,却一直在听从我的命令。那么我现在告诉你,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,你可以自由发挥,做你想做的事情。什么超级币、科幻武器,你想折腾的话就去折腾,只要账面上的钱够用就行。”

小强道:“谢谢老板,我绝不让你失望。”

“好了,我接下来会睡上一段时间,大约有五六个小时,你现在可以准备了,记得在我身边放一个纸片,写上我的名字。”说完,他再也难以压抑困意,“扑”得一声趴倒在办公桌上昏睡过去。

六个小时后。

云东,南部崇山峻岭中,那里有一座修建在半山腰的村庄,名叫黄家村。近十几年经济好了,小小山村也修建上了盘山路,方便村人下山进城。黄能今年三十六岁,黑黑胖胖的,非常精神。他人如其名,是黄家村的能人,有一手祖传的厨艺,前几年就在城乡结合部的地方开了家餐馆,生意非常红火,每年能有六七十万的利润。

手头有了钱,黄能今年买了一辆天行汽车,这车子性能卓越,到手后花掉他五十多万。他之所以购买天行汽车,不仅因为天行汽车的质量在国际上首屈一指,重要的是他感恩天行集团。他当初能开上餐馆,就是靠着天行慈善的一个叫“农民工创业指导”的计划。

天行慈善派专业人员从专业角度帮助他选店面、装修、运营,甚至连贷款也是从慈善创业基金中申请的,两年之内息。正是在天行慈善的帮助下,他才有了今天的美好生活,心里感激之余,他每年都会从净利润中拿出十万元打入天行创业基金的账户。这笔钱进入创业基金之后,他将享受年每年分之三的利息,且能够随时取出。不过他可不是为了那点利息才把钱往里面放,他只是希望能尽点微薄之力,让创业基金壮大起来,能去帮助多的人。

黄能哼着歌儿,车子在盘山路上不不慢地开着,他今天回村是为了庆祝他的铁哥们黄白板生了一个大胖儿子。车子的后备箱里放了两箱子酒,还有一篮子鸡蛋,以及各色糕点等,都是他拿来的礼物。

忽然,他的眼神不经意往山上一扫,就看到路旁的一颗歪脖子树上坐着一个神色迷茫的男子。那男子穿一身运动装,二十四五岁年纪,人长得很帅气,目光莹润,神态平和。黄能是个热心人,他立马停下车,把头伸到车外叫道:“兄弟,怎么了?要不要我捎你一程?”

青年男子听到有人叫他,就把目光投射过来,他犹豫了片刻,便轻轻地从树上跃下,几步就来到车前,他动作不急不徐,给人非常优雅从容的感觉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平白让黄能对青年人心生好感,心想真是个好酗子。

“兄弟,你是哪里人?跑树上干什么?”

青年男子眨眨眼,道:“我不知道来自哪里,我好像把以前的事都忘记了。”

黄能一呆,道:“失忆了?那你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

青年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,上面写着“我叫张小强”五个字,他眨巴下眼睛,说:“大概我叫张小强。”

“哦,小强兄弟,你既然失忆了就不能一个人待在这里,不如就跟我回村吧?”黄能想了想,提出建议。

张小强也没地方可去,他点头:“好,谢谢你。”

上了车子,两人随意聊起来,张小强知道对方名叫黄强,是黄家村的人。聊了三五句,黄能就感觉眼前这个张小强说话非常的没心没肺,跟个孩子似的有什么说什么,想起什么聊什么。不过他非常喜欢这种感觉,和张小强聊得比较投机。

半个小时后,车子驶入黄家村。黄能觉得张小强也没地方去,干脆就带着他去了黄拍板家里蹭饭,当然了,对外他宣称张小强是他的表弟,顺道一过来的。黄白板的家人自然不会介意,热情地招待了这二位。

今天前来庆贺的人不少,张小强和黄能那桌坐了十个人。村里做的菜都实惠,没什么讲究,炸子鸡、烧腊饭、贵妃鸡、回锅肉,流水似地端上来。张小强就坐在黄能的身边,他看到一桌子的菜,顿时双眼放光,等到别人都动了筷子,他也不客气,立刻开吃。他吃的不是很,但那张嘴就一直没停下来。

村里人生活好了,对大鱼大肉的没多少兴趣,反而吃青菜的人较多。只有张小强尽挑鸡鸭鱼肉下手,一只鸡被他三五分钟就消灭掉,一笼是饺也很被他吃光。渐渐的,桌上的其他客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他。黄能感觉脸上发烧,看着“表弟”胃口如此之好,不禁感慨,心说这货怎么也太能吃了,难道几天没吃饭了?

主人黄白板偶然看到这桌上的菜居然去了一大半,立刻又去吩咐厨房加菜。结果一顿饭吃下来,黄能那桌足足比别的桌子多吃了近两倍的饭菜,那盘子摞起来足有半米多高,剩下的几个大碗里只剩下些清汤寡水,其余被吃得一干二净。

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,!
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电话多少
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免费热线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联系电话
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住院费多少
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电话号码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