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【杨柳】绳床瓦灶及其介豆之微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3:04:47
摘要:选自枯野秋然撰写原创《曹雪芹与脂砚斋》长篇历史小说7回8回段落内容。描写曹雪芹和脂砚斋在北京西山的艰难创作经历。 绳瓦灶蓬椽茅檐
西山的秋天来得早,很是时候引来霜重红叶一片片飞落。经过康乾盛世一百多年后,雍正时代的光景末世,不久露出下世的光景来。曹雪芹的风月宝鉴、情僧录经过脂砚斋的点评完成了前两个阶段合并、修改、编纂后,改为石头记,随着一片片西山的枫叶,雪片似的飘落,石头记也迅速在京城流传开来。霎时间,风靡直隶全省。红彤彤的红学故事,沸沸扬扬的涌动的文化现象震动文化界,同时也震动了朝廷内外。一部奇书就这样在不断地传递中问世了,伴随着风和雨,一些爱好文学的文人墨客爱不释手,后来发展到千金难买一书的疯狂程度,几度传抄不息。
山里,一到秋天,那些柿子树,挂满了红橙橙的果子,看了让人眼馋。那些野核桃熟透了,风吹来,就会噼噼啪啪的掉落在厚厚的腐烂的叶子里,一脚踏上去,滑腻不堪。脂砚斋,早上从家出来,就背着曹雪芹给她亲手编的柳条背筐,漫步在山林里,寻找一些过冬的食物,填补家用。发现那些些野果,就急忙从地上拾起来装进背筐里。日头慢慢的西去,背筐里的野果慢慢的多了起来。看看快要装满野果的背筐,看看树林缝隙照射进来的光线,本能的就会想到该回家了。脂砚斋蹲下身子把右肩膀伸进背筐的框柄内,憋足气“嗨呦”一声,“好重啊!”就背起背筐,弯着腰一步一步开始下山。她自己心里说,尽管这样,还是要尽可能的多摘一些,多收一些。因为,出来一次不容易,先生的书稿还需要花钱,笔墨纸张还需要添置,还要把他在酒肆的赊账还清,还要换些银两零用。想到这里,背上的背篓也不显得重了,汗水顺着鬓角滚落下来,背筐的框柄深刻地陷在肩头内侧的肌肉里,她手持树枝,迈着充满着梦想的希冀,向山下而来。
一部书,一壶酒。书魂与酒魂相助,岂怕风和雨?奇葩在阆中,就是一片天地,玉在奁中就是等待善价的到来。
可是,为什么,是,有什么都不是呢?那一字字,那一行行,又什么都不是,又什么都是。一部书开头还是要慎之又慎的好些。那天,见了那块石头,石头明明答应以后的事儿由他来主演,石头是有故事的。可那故事怎么敷衍才好啊?自己问自己,还不如问问山神。脂砚斋沿着一条山间小道,树林间,古树参天,茂密翠红,山峦叠嶂,林间鸟儿歌唱,虽说是秋红一色,那些栖林者还是欢呼雀跃的。于是,脂砚斋在一块大青石板的尖端处轻轻放下背筐,尖端石尖顶住背筐的底部,自己腾出身子歇歇肩膀,抬头睁眼好好看看眼前的奇景。只见:红叶满天,芳草凄凄,秋风阵阵,松涛脉脉。山路在云端淹没,云霏在山路中显现,风声紧,云一怒。脂砚斋顾不得眼前的风景了,急忙背起背筐向山神庙而去。
上神庙坐落在一座山峰的边缘,周围林密,阳面一扇红门开启,门前广场巨大,广场四周松柏成行,柏树外围有一牌坊:上书山神庙三个大字。脂砚斋将背筐放在牌坊的圆柱子旁边,梳理一下头发,拍拍自己身上的红叶,只身而往。
大殿是前朝的前朝留下的遗物,几百年来香火不断,山下的山民没事不来,一来有求必应。正可谓: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事儿必须拜佛门。那脂砚斋来到跟前,翻开一部经典,只见:势败休云贵,家亡莫论亲。迷迷糊糊摸不着丈二的头脑,又继续下翻,只见:此系身前身后事,倩谁记去作奇传?还是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,因思道:莫非眼前皆是情,只缘身在此庙中?也未可知。恰在这时,一位和尚款款而来,“施主!请了!”说吧双手合十,阿弥陀佛!善哉善哉!脂砚斋急忙回了一偈:汉唐秋色皆自惹,愿否于君造化人。那和尚不加思索,随口云道:若是秋色满意时,假借亦非自艳真。年代无须烦多疑,青埂峰下传情始。说完,扬长而去。
有多少日夜,有多少时光,一门子心思花在一部传奇的上面。那些春恨秋悲,那些花为谁妍,是何日能许?这些眼前都不能实现,唯有祺瑞,唯有祈祷。门前的老槐树,山后的木石缘,钱库里的鸟笼子,烟霞霏霏的岸边,洗心革面的过往,一幕幕展现在眼前。只因一回顾,旧家随波而逝。往日的氤氲,随着朝代的更替,云雾散了。脂砚斋听了这些,回头抬腿,出了大殿,信步匆匆,一场大的盘旋在胸中有了底码。
她推开柴扉,放下背筐,来到厨房找点儿吃的、喝的,锅里空空如也,梁上的存粮篓子手扒一下悠悠荡荡左飞右荡,无奈,饥渴难耐,只能把背筐的野果拿来下锅。添水,点火,风箱不停地来回进进出出,不大会儿功夫锅里的水沸腾了,野果子因水而变,香味蔓延,脂砚斋闻到,兴奋到了顶点。赶快淘来一盆冷水放在锅边,掀开锅把滚烫的野果子放进冷水盆里,在捞出来,不用碗筷就开始大吃特吃起来。
脂砚斋她很久没有如此惬意了,自从儿子死后,老公雪芹身体每况愈下,自己也不堪度日,有谁能知道自己的愚衷呢?儿子是没钱救治而亡的,儿子是什么?儿子是命根子吗?儿子是一切的一切吗?那天自己写下:字字看来皆是血,十年辛苦不寻常。吃!吃!吃!!!只有吃!才会有希望。天伦呀!这是不能退步抽身的呀!
壮士须防恶犬欺,三齐未定盖棺时。眼睁睁这顽石静然叹息不得,想抛也抛不了,想躲也难躲得过。不大会儿时光,吃饱了,吃的很开心,想的很自足,洗洗手,擦擦嘴,收拾一下残羹剩饭,无腹内充填了食物后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这时天色黑黑的了。
来到悼红轩,病榻前书稿堆积如山,那个书柜上面坐着曹雪芹的身影,执笔正酣,走笔行文。脂砚斋把热乎乎的野果端在他的面前。纵然是齐眉举案,可又有谁知道那种意难平呀!
那脂砚斋将一碗野果子做熟的饭,双手举过眉头送到正在写家书的雪芹的眼前,说道:阿弟,请你用膳吧,趁热快点儿把它吃下去。说罢,泪水流了下来了,那泪水一直淌到腮边下沿中央,滴滴答答掉在衣衾上。雪芹见此光景,由不得双手接过那一碗热乎乎香喷喷的饭来,说道:小生谢过阿姐,阿姐,你先请!脂砚斋说,阿姐已经先吃了,这是给弟弟留下的。还是那么贫,说话就像唱戏似的,如今不比先前了,以后要改改那些个呢。那曹雪芹听了,笑嘻嘻道:酒醒烦闷之时,谁看到我的石头记,定叫他喷饭供酒;任他把玩,定叫他不谙世事;看来,我何不借石兄之言,让她也显露一些风采来,岂不更好!说到这里,脂砚斋就把今天上山采野果回来的路上,在山神庙里看到的和听到的那些故事,告诉了曹雪芹,雪芹听了,感到惊讶不已,因道:在寻找他的时候费好大得劲儿也难于相见,如今,你偏偏遇见了,虽说和尚道士的话不能相信,但是如今必有个缘由,该不是我们感动了仙凡神灵?容我家道复初?姐姐,是否引荐弟弟和那和尚畅谈一番?脂砚斋说,那和尚也是仙机不可泄露的举动,我还没等回过神儿来,再睁眼看时,早就不见了。
二人正在研讨红楼梦的写作方法,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来。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些日子他们二人游览烟霞时结识的一位女子。名唤,兰芳的。兰芳是二小之妻,二小以养花为生,家里种着各种仙花异草,手艺过人,在西山一带名气很大,那兰芳就给丈夫学了一些技艺,慢慢也就有了名气,何况兰芳生就一副好脸蛋儿,窈窕的身段,从人前过后,让好多公子哥羡慕不已。还有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,睫毛黑长,看谁一眼,谁就不会忘记。因此,养花生意,很是给力。兰芳一进门问道:芹哥儿在家吗?一连问了两声,不见人回,正欲回转,脂砚斋从悼红轩出来,急忙答道:哟!是谁呀?一见是那天看到的女子,心里有了几分暖意,又说道:原来是美女妹妹大驾光临啊,快进来,说罢就往悼红轩里迎。这时只见兰芳双手抱着一盆鲜花走了进来。进得来曹雪芹和脂砚斋双双从兰芳手里接下,然后轻轻放在书案的边缘。
想知道后事儿,后回进一步叙说。

脂砚斋第八回介豆之微
兰儿送来了花儿,那曹雪芹和脂砚斋夫妇急忙从兰儿手上接过来,自己的悼红轩里空间极其狭小,没有合适的地儿安放,只好放在曹雪芹日夜写作著书的案几上。一面放下手中花盆,一面说:谢谢!谢谢!!那兰儿面色红润,犹如三月桃花,连忙回敬说:没有啦!没有啦!!这是俺家二哥一大早就打发俺奴家亲自来的,能为芹哥儿和脂姑娘一点儿开心,尽快把那红楼故事写出来,兰儿我就是最大的开心了。说完开怀大笑起来,又急忙用手背轻轻掩饰在嘴唇上,然后娇嗔一句:只要你们喜爱这花儿,以后奴家天天来送!那雪芹见兰儿虽是平凡人家之女子,然不失风情之态,心里暗暗想到,大凡人世间友情之爱,恋情之爱,亲情之爱都是有定数的,有的是:勘破三春景不长的,有的是: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的,有的是:空劳牵挂的,有的是:知恩图报的,有的是:为着那点儿银子的,到头来还是一场空,白花花的银子像流水撒去,就像台子上的戏子,你唱唱,她唱唱,轮番登场,换回来的是枷锁杠,双规锒铛。眼前村妇,竟然是这么有情有意的,那天偶然一次游走,居然结识了她,莫不是三生石畔的缘分?
曹雪芹眼睛盯着兰儿正在胡思乱想,脂砚斋早就看出弟弟的毛病又犯了,也不理他,因说道:人家自称奴家的人叫你芹哥儿呢,你怎么不回答啊?说罢扭头偷笑。那兰儿见此状,脸憋的更涨了,嫂嫂取笑了,我只不过是喜欢曹公子的故事罢了,还能怎样。曹雪芹回过神儿来,见她二人风雅有趣,随即高兴起来。说道:兰儿姑娘可曾读过书?兰儿说,没有,自小住在山村里,早年和家父去过苏州扬州走亲戚,在哪儿住过三年五载,现在都不记得了。曹雪芹又问道:那石头城你有去过吗?兰儿回道:金陵,奴家没有去过,只听过家父说过,金陵,曹家是望族,单单一个园子就上千顷呢;康熙爷几次下江南都是他家接待的,这些我都不记得了。现在想起来,可恨当日不相识,几次回想悼曹侯呢。说到这里,就说我还有事儿呢,急急忙忙就要走人。脂砚斋听到这些话,心里犹如刀绞,因怕再勾引弟弟的辛酸来,就急忙迎合道:兰儿姑娘既然还有事儿,嫂嫂就不留了,改日得闲一定常来啊。兰儿姑娘急忙答应道:是!
兰儿姑娘走了。悼红轩里留下一对辛酸的往事的回忆。
偶因济村妇,巧得遇恩人。一盆娇嫩无比的花儿,花儿正是那一盆兰!
春风桃李结子完,到头谁似一盆兰?一朝漂泊红颜老,村妇能有几时还?屋里二人正在悲啼不止,不免又回想起那个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的岁月来。脂砚斋是护红天使,芸芸众生红是另一番天地,没有最低保障的时代,曹雪芹劫后余生能准确无误的遇见她,成就一番事业,也算是很大的侥幸了。天色已进入夕阳西下,兰儿会不会明天再来,那些故事的后面芳菲已然,会不会还有余生重圆?遣散后的姐妹们不知道还在人世不在人世,最要紧的是老爷太太荒冢衰草连天,有没有存在依稀冥冥氤氲浩气。曹雪芹想着过去,泪流满面。手中的笔无力的握着,点点墨迹阴脂一片水墨翁然,凝滞的眼帘下的思维通过后顶一起走向荒废。
脂砚斋不顾一切的抱住弟弟的额头,把自己整个身子紧紧地贴在他的身子上,一来她知道此时弟弟的心是最难熬的时候,二来由于心血耗尽了不少,才三十多岁的光景,一副孤零零的傲骨凸显在五官各个部位,谁人看了都会隐隐作疼,又何况是脂砚斋呢?小小的草屋成就了大大的悼红轩,简单的柴扉,一摞摞的红学底稿,摊放在木棍创造编织床上。此时,脂砚斋用手擦去弟弟眼里流下的泪水,那一滴滴泪水犹如珍珠点点,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晶莹的亮点。二人相拥而哭!
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
看不完菱花镜里形容瘦
睡不完纱窗风雨黄昏后
..........
曹雪芹在脂砚斋的呵护下,经过长时间的扶就,方慢慢的回过神儿来。脂砚斋端出一坛子酒来放在案几上,狠狠的倒上一碗,放在那里。然后铺开宣纸,用舀子淘来清水一并放在案几上,准备研磨。那雪芹便移动身体坐在案几旁边开始挥毫泼墨起来。
静静地西山,屋外山林里没有一丝风声。天地之间笼罩在黑色的夜幕里,偶尔间,白云寺传来和尚敲打的撞钟声。脂砚斋轻轻挪动脚步,来到厨房寻摸些充饥之物,无奈前几天捡来的野果早已没有了。回头看看悼红轩里正在创作石头记的相公的背影,又回过头瞧瞧充满恐怖的夜色,不免从心头洒下泪珠儿来,暗暗唏嘘不已。
至天明时分,那一首红豆曲,在太阳出世的时刻,随着一颗伟大的心脏不停的跳动,应运而生了。
曹雪芹端起酒碗送进自己的嘴边,怎么喝也喝不到酒呢?于是,仰起脖子,一只手把酒碗高高举起,在空中来回晃了几下,想喝个痛快,这时发现碗里没有酒了。阿姐!阿姐!!呼喊脂砚斋快来。半日,不见人影。
一整日,不见脂砚斋人影,雪芹感到很空灵。原来她上山打猎摘野果子去了。至掌灯时刻方回。

共 482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文章写出了曹雪芹晚年的凄凉处境。为写石头记,一家人陷入生活困境。脂砚斋到山中采摘野果,寻找一些过冬的食物,寻找创作灵感,向和尚求教,得到和尚指教,心有感悟。回到家中,为老公曹雪芹煮上采摘的野果,告知她在山上的所见所闻,曹雪芹惊讶不已。兰儿为他们送来了花儿,令曹雪芹心动,她的一番话,在悼红轩里留下一对辛酸的往事的回忆。曹雪芹想着曹家的繁荣景象,看着眼前的凄惨境界,心生悲哀,泪流满面,脂砚斋用手擦去弟弟眼里流下的泪水,二人相拥而哭!在脂砚斋的呵护下,情绪回复,脂砚斋继续在操劳着贫寒的家境,让曹雪芹安心写作。真是一部红楼梦,包含心酸史。小说写出了曹雪芹晚年写红楼梦的贫寒家境,贫困潦倒,饥寒交迫,儿子饿死……写出和脂砚斋相濡以沫的深厚感情,和互相搀扶,共同完成这部历史名著艰辛历程。令人心酸,唏嘘不已。小说虚实结合,幽思远怀,深情高致,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。推荐欣赏,问候作者!【编辑:刘柳琴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01-22 17:55:26 问候作者,写作快乐!! 刘柳琴,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笔耕不辍,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。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。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。
2 楼 文友: 2014-01-22 17:56:21 小说写出了曹雪芹和脂砚斋相濡以沫的深厚感情,和互相搀扶,共同完成这部历史名著艰辛历程。 刘柳琴,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笔耕不辍,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。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。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。
 楼 文友: 2014-01-22 17:57:05 祝作者创作丰收,佳作不断,江山红火! 刘柳琴,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笔耕不辍,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。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。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。
4 楼 文友: 2014-01-22 19:50:11 谢谢社长刘柳琴!编辑辛苦问好!
5 楼 文友: 2014-01-22 22:24:04 秋然兄创作此作也是呕心沥血呀!!!从我去年春节刚入群就已经写到多少回了,敬佩之致!!!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4-01-2 10:11:25 写作时很不容易找到感觉,感觉找到了没有时间了,有时间了没有了感觉的灵感。回头再看看走过来的路程,还是感到不满足自己的写作愿望。因此再不想看。多谢独孤一鹤先生支持和关注!春节即来,顺祝愉快!宝宝有口臭是什么原因
小孩脸黄怎么办
宝宝眼睛有眼屎
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