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补天道 四三八 成丹佳节,载歌载舞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9:24:35

补天道 四三八 成丹佳节,载歌载舞

红日慢慢升起,鼎湖山上,天鼎峰中央的太鼎湖,一片金光灿烂。

成丹节的仪式就是太鼎湖中央的鼎湖宫举行。往日的鼎湖宫,只是太鼎湖上的一座小岛,今日却用木板往外铺垫,不但将小岛的面积扩大了数倍,更是架起了数十座青石拱桥。一座桥连着一座桥,从各个方向与外界相连。从天上看去,便如太鼎湖上盛开了一朵巨大的莲花。鼎湖宫就像是花心,各座桥梁就是绽放的花瓣。

无论是花瓣还是花心,都挤满了人。花瓣上尤其拥挤。

毕竟能站在花心上的,都是头面人物。七大宗门的老一辈,更是直接在中央台上就坐。其余次一等的,譬如百鸣山五姓这样的世家、大荒盟主事、中小门派的掌门,也在岛上拥有一席之地。更次一等的先天弟子等人,更坐在临时搭建的岛延伸出来的木台上。而最差的各门弟子,就只能站在桥上,组成“人山人海、万人空巷”的热烈气氛了。

乌雨薇本来跟着老祖,能在岛上主席台的,虽然去那里也是站着,但胜在视野开阔,但因为临时被替下,只能站在一座桥上了,身前身后全是人。

因为人来的太多,连七大派弟子也不能一派独占一座桥,百鸣山和洗剑谷并站一座桥,左边是百鸣山,右边是洗剑谷。

因为典礼还没开始,这边外围乱糟糟的,交头接耳之声不绝于耳,更有直接指diǎn议论的。乌雨薇不耐烦这样的环境,冰寒着脸不开口。

她的心思还在孟帅和滕重立那件事上。目光先扫向百鸣山,觉一切如常,然后继续往下看,就见百鸣山方阵之下,有四个小群体,是除乌家以外的五姓。

乌雨薇有些气氛,虽然説乌家没有单独组织人上山,但毕竟是齐名的五姓,怎么连单独的席位也不留一列?这鼎湖山怎么这样势力?

然后,她又看到了鲍家。鲍家老祖也到了,正坐在前排,鲍家的几个先天坐在后面。后面站着的是鲍家弟子。滕家是鲍家的姻亲,在鲍姓席位里单独留了一排位置,滕家几个重要人物也到了,包括滕重立的亲祖父和一个叔叔。

但是滕重立不见身影,乌雨薇虽然认不全鲍姓的人,也听説他有舅舅和表哥在,有一个表哥还是鲍姓的希望之星,不知道在这里没有。倘若没有,那么可能是他们另有要事,是不是去看着滕重立了?

在往旁边,乌雨薇就看到了鼎湖山的群弟子。

毕竟是地主,鼎湖山在岛上人还是不少,每一个大家族都有一块不小的地盘,林氏是鼎湖山三大世家之一,地位然,地盘快赶上百鸣山四姓加起来那么大了。

她盯了一会儿,收获依旧不大。除了林霄宿,她并不认识林家任何一个人,这些在鼎湖山横着走的大人物,毕竟还没显赫出门墙,让百鸣山人尽皆知。

唯一知道的,就是那位林家坐在位的,应该是林家的家主林木友。据説他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先天高手,武功惊人。但在林氏,还有一位更厉害的高手,就是林氏老太太,那才是真的林家老祖。

许是她往那边看的时间长了,有人起了反应。

站在林木友身边的一个僮仆打扮的老者霍然回过头,目光中精光湛然,狠狠向这边瞪来。

乌雨薇就觉得被迎面一拳打在眼睛上,一阵眼花,低下头来,眼圈一酸,差diǎn掉下眼泪,不由得骇然:一个老仆人竟有这样的实力莫非他也是先天?身为先天,竟甘愿为仆役一流,林家的底蕴好深厚

有了这个教训丨她不敢再往那边看,低下头来,用手揉按睛明穴。这时,就听旁边人的议论一声声传入耳朵。

“我説,那位新晋的年轻先天大师是谁啊?是主席台上哪位?”

“别瞎看了,主席台上都是各门各派的老祖,就算那位先天特别受追捧,也不可能跟老祖们并驾齐驱啊。应该在地下就坐,一会儿可能会有个介绍吧。”

“那就是坐在底下的那几个先天弟子啦?我看也没有特别年轻啊,至少也有二十岁往上。”

“二十岁就不错了,先天啊,再年轻还能年轻到哪儿去?二十岁突破先天,肯定要大大的吹嘘一番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呀,过了二十岁就不稀奇了,别説大长老的直系,就是我们五姓之中,也有嫡传弟子二十岁先天,根本没这么重视。”

这几句没有营养的对话,竟然来自于百鸣山的弟子?乌雨薇虽然低着头看不见谁説的,也忍不住皱眉,这种传闲话的姿势太给百鸣山丢脸了。

正在这时,只听旁边一人插口,声音来自对面,好像还是洗剑谷的弟子:“什么呀,你们知道什么?我来告诉你们,那位先天弟子还不过十六岁,少年英才,得天独厚。你们看不见么?看不见就对了。他还没出场呢。”

旁边百鸣山弟子立刻道:“这位洗剑谷师兄知道的不少?给説説呗。”

那洗剑谷的弟子得意洋洋道:“知道多少不一定,不过我见过那位师兄——现在要叫前辈了——一面,那气势,那威风,哼哼,比好几位老师叔还厉害。一看就不是池中物。今天这成丹节有一半是为他办的,他要出场,当然不是平平淡淡的走出来。据我所知,会有一个神秘环节,让他隆重登场。”

百鸣山弟子立刻问道:“怎么个隆重出场?是从天而降,还是地底下钻出来。”

那洗剑谷弟子嘿道:“既然是神秘环节,岂能传于外人?你们等着看吧。”

乌雨薇暗自冷笑,就知道那弟子也不知道,不过在充大,连她也不知道鼎湖山怎么安排,寻常散人弟子如何能知道

补天道  四三八 成丹佳节,载歌载舞

?就在这时,只听一个弟子叫道:“我知道了,一定是从中间那座大鼎里钻出来的。”

乌雨薇一怔,不由抬头。就见广场之上,果然放置一个巨大的铜鼎。那鼎高有三丈,三足而立,鼎身上花纹繁复,古朴森严,一看就知道是有年岁的古物。大鼎下面堆满了燧石和炎岩,周围用汉玉栏杆围了起来,还装饰花坛,整个空地上,就这大鼎最为显眼,应该是重要的礼器或者象征。

这个好像是……

就听呸的一声,几个弟子包括百鸣山和洗剑谷的弟子一起大为鄙夷,一人道:“你傻啊,那是镇山鼎。鼎湖山的定鼎礼器,镇山之宝,当年鼎湖山开山祖师就是用那个鼎练出了那炉金玉丹,因此上每年的成丹节都要把它摆放出来祭祀。怎么能让人钻来钻去的?没的亵渎了祖宗”

一人道:“正是如此。今年成丹节,有一项重要的环节就是把大鼎打开,取出里面一炉新练成的丹药,当场分众人。现在里面已经盛放丹药了,你説説,还能藏下一个人不能?”

听这人的声音,就是那个多口的洗剑谷弟子,乌雨薇看了他一眼,只见他油光满面,显然是个贫嘴滑舌的小人。

就听人问道:“这么隆重取出丹药,还要当场分?到底是什么丹药?”

那人道:“这个又不能説。肯定是你们从来没见过的好丹药……”

正在这时,只听岛中有钟鼓声传来,乌雨薇松了一口气,总算不用听这帮无聊的弟子扯淡了,回头瞪了众人一眼,喝道:“噤声,典礼开始了。”

只听岛上钟鼓声响过,紧接着就是鸣放礼炮。二十一响礼炮响过,又是奏乐。金、石、管、弦、丝、竹之声并起,既庄重肃穆,也悠扬悦耳。

天上飘过云朵,洒下无数鲜花。花瓣随风飞舞,如雨如蝶。广场之上姹紫嫣红,芳香扑鼻,营造出百花盛开、欣欣向荣的美妙气氛。这自然是封印器在空中挥洒的人工花雨,可是鼎湖山又有不同,他们抛撒的花朵多是灵药,花香之外另有药香,闻之清心理气,好处不尽,识货的无不称赞其中的大手笔。

花瓣落满台,一对对身着华服舞衣的歌女从小船上下来,轻盈的跃入场地,载歌载舞。那群歌女也都是花朵般的年纪,歌声清丽,舞姿曼妙,在花瓣毯子上歌舞,端的赏心悦目。

大荒虽然在武学上高于俗世,但毕竟是荒僻之地,条件艰苦。就算是上位的大人物,平时也苦修为主,难有这种耳目娱乐。再加上大荒人少,缺少专业的歌女,这些歌舞少女显得尤为出类拔萃,连那些老祖们也欣赏。

唯独乌雨薇却是一阵烦躁,心中抱怨道:这好好的端庄肃穆的典礼,弄这些轻浮的玩意儿做什么?把格调都降低了。

众人都看歌舞,唯独她把目光移开,往其他地方看去,这一看,倒真看出事来。

只见一人从后面挤出来,挤到了林氏的作为中间,凑到林家家主身边低声説着什么。

是他——林霄宿

乌雨薇心一紧,没想到一日不见之后,林霄宿又突兀的出现了。且从面上神色来看,似乎有惊惶之态。

林木友听完了禀告,脸色明显的沉了下来,眉头皱起,突然转头对旁边説了什么。那个原先瞪过乌雨薇的老者躬身答应,转身出去了。

虽然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,但乌雨薇心已经提起来,暗道:又生什么大事了?这是风雨欲来啊。

重庆五洲妇儿医院需要多少钱
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
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大概得多少钱
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要花多少钱
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大概多少钱啊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